11月24日财经早餐:美元持稳黄金创近三周新低,抛储不及预期布油大涨3%

周二(11月23日)美元指数基本持稳,稍早触及96.61,为去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美元兑日元四年多来首次升破115。随着美元与美债收益率走高,黄金期货录得连续第四个交易日收低,并跌破重要心理价位1800美元关口,创约三周以来的最低水平。美油涨逾2%,创出两周最大涨幅,因为石油消费国联手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力度没有市场预期的那样大。

商品收盘方面,COMEX 12月黄金期货收跌1.2%,连续第四个交易日下跌,报1783.60美元/盎司。WTI 1月原油期货收涨1.75美元,涨幅2.28%,报78.50美元/桶;布伦特1月原油期货收涨2.61美元,涨幅3.27%,报82.31美元/桶。

美股收盘情况:标普500指数上涨0.2%,报4690.70点;纳斯达克100指数下跌0.5%,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0.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0.5%,罗素2000指数下跌0.1%。

全球主要市场行情一览

美国股市上涨,受周期股提振;科技股延续跌势,因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打击了成长股的前景。标普500指数在最后一小时的交易中起伏不定,最终收涨,能源和金融股领涨。继续周一尾盘重挫之后,纳斯达克100指数周二继续下滑。

First American Trust首席投资官Jerry Braakman称,从今天的市场来看,显然对利率敏感的股票在变动,科技股略显疲软,金融股表现强劲。这反映了收益率曲线的走势。

尽管近期下跌,但美国股市依然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在通胀上升和疫情持续的情况下,投资者权衡增长前景,引发了对估值的担忧。CFRA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Sam Stovall表示,市场仍然超买,需要消化近期的一些涨幅。

贵金属与原油

周二现货黄金一度跌逾1%,刷新11月4日以来低点至1782.05美元/盎司,鲍威尔被提名连任美联储主席加剧了人们对更快加息的押注,提振了美元和美债收益率。

Blue Line Futures首席市场策略师Phillip Streble表示,过去48小时黄金一直处于恐慌性抛售,我会将大部分原因归咎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收益率曲线趋陡,黄金期货的反应不佳。

现货黄金目前跌破每盎司1800美元的重要心理关口,并突破了一些关键的移动均线。瑞信分析师在报告中写道,如果实际收益率上升,那么黄金可能会变得更加脆弱,强化了我们寻求下行保护的建议——最好是等到最终的反弹;该行预计金价到明年底将跌至每盎司1600美元。

油价创出两周最大涨幅,布油涨逾3%,升至一周高位,因为石油消费国联手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力度没有市场预期的那样大。白宫发表声明,宣布将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尽管投放规模看起来很大,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油属于暂借的性质,以后需要归还,这促使交易员预计未来供需平衡将收紧。

在全球能源危机导致每天原油需求增加数十万桶的背景下,油价近几个月来触及数年高位。而与此同时,全球经济还面临通胀飙升的局面。投放石油储备使得主要消费国走上了与OPEC+冲突的轨道,OPEC+认为消费国释放战略储备并不合理,并可能在12月2日的会议上重新考虑增加供应的计划。

高盛能源研究主管Courvalin称,从OPEC角度来看,谨慎增产措施仍然可行,OPEC没有积极增产的动力,储备油的释放可能会让他们感到安心。

Tortoise的投资组合经理Rob Thummel表示,从总体上看,增加的供应量很小,显然,市场之前预期的力度更大。

尽管油价周二上涨,但由于美国暗示可能动用战略储备,原油价格已较本月早些时候下跌近10美元。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如果油价进一步上涨,美国认为自己有能力释放更多石油储备。Helima Croft等分析师在报告中写道,拜登政府希望将油价保持在80美元以下,并“相信他们有能力再进行一次类似规模的储备油投放”。

现在的焦点将转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国在下周开会时将如何应对这一事件。在各国宣布投放石油储备之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表示,OPEC+没有必要以更快速度增加产量。

外汇

美元指数周二保持在16个月高位附近,报96.49,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获得提名连任,加强了市场对美国将在2022年升息的预期。与此同时,欧元从16个月低点反弹,这得益于该地区好于预期的企业活动增长。

丰业银行Shaun Osborne和Juan Manuel Herrera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收益率曲线的短端正在体现加速减码和更快加息的风险,市场体现出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很大。

欧元兑美元上涨0.10%,至1.1248,稍早曾触及1.1226美元的16个月低点;宏观账户的卖盘令欧元兑美元脱离了盘中高点;欧洲债券收益率走高,受到欧洲央行鹰派言论和地区商业活动指数意外加速提振;1.1200附近的期权相关买盘可能提供支撑。

欧元在1.1240-1.1180美元区间有一些短期技术支撑,这是2019年10月和12月触及的高点,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技术分析师Karen Jones和Axel Rudolph周二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但他们称,如果跌破这一区域,可能会跌至1.1000美元,这是2020年走势的78.6%回档位。

美元兑日元在企业美元买盘和美债收益率走高的推动下,四年多来首次升破115;看跌期权的需求令该汇率缩窄涨幅。在债券收益率上升和日元走软之际,美元兑日元隐含波动率上升;临近12月日本央行和美联储会议决定的美元兑日元1个月期隐含波动率升至7.50%,为2020年11月以来最高水平。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驻悉尼外汇策略师他说 Kim Mundy表示,我们认为美元兑日元还有上涨空间,全球经济复苏将支持美元兑日元。随着美联储明年开始紧缩周期,美日利差也会越来越多地支持美元兑日元。

美元兑加元下跌0.24%至1.2670,盘中触及七周高位1.2745,收益率上升和金价大幅走低早些时候令加元承压;随着原油价格反弹,加元扭转了跌势。

澳元兑美元涨0.04%至0.7728;纽元兑美元跌0.13%至0.6949,预计新西兰联储将在周三继续加息25个基点,该行10月已经加息。